• <td id="ceg2g"></td>
  • 東莞豪邁

    j經濟日報 熊麗 鄭楊 郭子源 2022-05-09 16:02
    A+A- 

    因位居東江之畔,盛產莞草可制席而安夢,又因盛產莞香樹可制沉香而安神,東莞成為香飄天下的歷史名城。

    微信圖片_20220509153036

    東莞2

    東莞市松山湖科學城宜居宜業。松湖宣攝

    東莞3

    位于東莞市松山湖高新區的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中國散裂中子源。松湖宣攝

    這里因“世界工廠”而為更多人所知,成為改革開放精彩而生動的縮影。全球每3件玩具、每5部智能手機、每5件羊毛衫、每10雙運動鞋,其中之一就是東莞造;每10臺口罩機,也有6臺是東莞造。特別是2021年,東莞進入“雙萬”俱樂部,地區生產總值邁過萬億元門檻,是我國第15個擁有萬億GDP、常住人口過千萬的“雙萬”城市,人均GDP達到高收入經濟體水平。

   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、中美經貿摩擦深刻演變、支柱產業和重點企業持續承壓等嚴峻復雜形勢,東莞交出了一份亮麗答卷。成績單背后,是奮斗與拼搏、堅持與堅韌、辛勞與智慧,給我們帶來了諸多思考和有益啟迪。

    做制造,就得有“一根筋”的勁

    1978年7月,中國大陸第一家“三來一補”企業——太平手袋廠在東莞正式創建。這顆“種子”一經播下,便迸發出蓬勃生命力,從此萬木萌發,引來萬般氣象。

    “廠里打破大鍋飯,按件計酬、多勞多得,大家干勁特別足,有時忙起來三天三夜地趕工。”今年68歲的譚月娥是1981年廠里的生產冠軍,說起當年情景難掩興奮:“以前我每個月掙20多元錢,1983年工資已經漲到了300多元。”

    借改革開放的“天時”、毗鄰港澳的“地利”、華僑投資的“人和”,1978年底,東莞在全國率先設立對外加工裝配辦公室,在無資金、無基礎、無先例的艱難條件下,巧用“三堂”(祠堂、飯堂、會堂)當工廠,大力發展“三來一補”業務,飲上了外向型經濟的“頭啖湯”。從此,“東莞制造”越來越精彩,行銷全球。

    (一)堅信,實體經濟是務本有前途。

    東莞的GDP構成中,工業占比超過一半。當不少城市把太多土地用于房地產掙快錢時,東莞堅定不移將工業用地擺在第一位,將足夠多的資源傾斜到制造業。這種做法似有些“傻”,但在許多東莞人看來,這是大智若愚,是東莞持續發展的重要因素。

   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實體經濟發展至關重要,任何時候都不能脫實向虛。“對東莞來說,不管我們發展到什么程度,都不能離開實體經濟,不能忽視制造業,要實實在在、心無旁騖地做好實體經濟。”東莞市委書記肖亞非說,“雖然做制造業很辛苦,而且市場搏殺得非常激烈,但做好制造業是東莞經濟發展的底色和本分,也大有前途。”

    事實最有說服力。昔日雄居“廣東四小虎”的東莞,今天“虎勁”更猛。在我國41個工業大類中,東莞就擁有34個大類、6萬多種產品,電子信息產業集群達到近萬億元級規模;全市市場主體突破150萬戶,相當于每7個東莞人里就有1個是“老板”,民營經濟從為外資企業“跑龍套”到“唱主角”;R&D經費投入占比提升至3.54%,科技創新綜合競爭力挺進全國城市20強、地級市第三。

    相較于個別地方脫實向虛、一時繁榮、不可持續,東莞制造業立市的路子走得對、走得好、走得穩。

    (二)堅持,在風吹雨打中制造之根更堅韌。

    因為堅信,更加堅持。從應對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、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到中美貿易摩擦再到新冠肺炎疫情……一路風雨兼程,東莞憑著“頂硬上,一定得”的精神,在自我革新中去腐生肌,在迎擊風浪中強筋壯骨。

    “東莞塞車,全球缺貨”,一度被用來形容東莞制造業影響力之大;也有人用“空氣”來比擬東莞制造,贊其“無所不包、無處不在”。但硬幣的另一面,是對國際市場的高度依賴以及自有品牌和核心技術的相對缺失。1995年,東莞外向依存度曾達到433.8%的歷史最高值,2008年受國際金融危機沖擊,東莞經濟增速放慢至個位數,甚至在2009年一季度出現負增長。

    事者,生于慮,成于務,失于傲。“今天不積極調整產業結構,明天就要被產業結構所調整”的警告高懸東莞頭頂。破與立、危與機,對東莞而言,既是方法論,也是實踐觀。自我反省、迎難而上的探尋求索,濃縮在東莞展覽館一張張歷史照片中,也內化在百萬市場主體的發展基因里。

    “沒有落后的產業,只有落后的企業。”在中國建筑陶瓷博物館里,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楊曉光以刀為筆、以瓷作紙,讓水墨丹青躍然于瓷磚之上。在傳統文化和科技創新交融中,馬可波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尋找到了拉長“微笑曲線”的秘訣,實現了“建筑陶瓷藝術化、藝術陶瓷大眾化”。公司還在美國田納西州建廠,與歐美品牌同臺競技。

    “堅持到底就是勝利,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人。”2015年,在玩具業摸爬滾打多年的曾靜,用借來的3萬元開始了第三次創業,并在2018年抓住機遇成功切入潮玩賽道,打造出變色龍、半機械等一系列火爆的原創潮玩IP。2021年,曾靜的樂之寶(東莞)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實現工業總產值近億元。從一人身兼多職的代工小作坊,到打造集潮流文化原創、研發設計、潮玩產品制造于一體的創意基地,這是企業升級換代的過程,也是東莞制造華麗蝶變的一個側影。

    (三)堅守,擇高立、寬處行。

    2021年,盡管受到外部環境影響和疫情沖擊,但東莞工業經濟有兩大“突破”,十分亮眼。一是規上工業增加值首破5000億元,同比增長10.2%,繼2013年和2017年之后再次實現雙位數增長;二是工業投資首破1000億元,同比增長25.3%。

    從曾經的“只見星星不見月亮”到“星月齊輝”,以先進制造體系為主體的實體經濟,已成為東莞穩定增長、抵御風險、搶抓風口最堅實的壓艙石、基本盤。

    初心易得,始終難守。“我國經濟是靠實體經濟起家的,也要靠實體經濟走向未來”,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,讓東莞更加堅定了做好實體經濟的信心。心懷“國之大者”,東莞的制造業底色必須要守住,還要守好。

    守住守好底色的底氣從哪里來?東莞傾力作答:聚焦“科技創新+先進制造”,筑牢實體經濟的“根”和“魂”。

    既強又優,制造更有尊嚴

    智者善于順勢而為,勇者敢于乘風破浪。

    GDP過萬億元后,如何讓制造業持續保持活力、煥發活力、充滿張力?東莞力求做到“智勇雙全”,做強做優制造業。

    (一)把握時和勢,有為又優位。

    天下武功、唯快不破?;厥桩a業升級浪潮,東莞勇立潮頭。產業轉型升級伴隨著危機與陣痛,東莞的特點是善于危中見機、危中謀機、轉危為機。1984年,“借船出海”向農村工業化進軍;1994年,優化產業結構,從勞動密集型轉向技術密集型;2000年,打造現代制造業名城,從加工制造轉向研發、制造、服務“三位一體”;2008年,“騰籠換鳥”加快經濟結構調整、降低對外依存度、提升產品附加值;進入新時代,以新發展理念為指針,引領動力變革、質量變革、效率變革,加快制造業數字化、綠色化、服務化。“胸懷大局、把握大勢、順勢而為,東莞抓住了每一輪產業機遇。”東莞市發展和改革局副局長王國雄表示。

    “東莞充滿著相互成就的商業氛圍。”在東莞扎根的眾多企業主中,湖南籍李穩根的一席話頗具代表性。談及自己的制造業拼搏歷程,李穩根連說三個“不容易”,但表情中透露著自豪。“我20出頭來東莞創業,剛開始給大企業做配件,每個利潤就幾厘錢,但我不怕錢少,堅持、積累、創新,把自己做大、做強,后來成立了福德電子有限公司,現在公司已經成了專精特新‘小巨人’企業、國家高新技術企業。”

    (二)錘煉“金剛鉆”,拿品質說話。

    “制造業配套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,有些產品在海外市場上被退回來,之前所有的生產努力全白費,讓人很痛心。”東莞市市場監管局二級調研員賴俊鋒說。

    痛定思痛,必須讓東莞制造在國際市場上立得住、站得穩、受尊重。為此,東莞成立了市委書記、市長擔任雙組長的“質量強市領導小組”,全力實施制造業質量變革。

    2020年底,東莞選取了有“家具之都”之稱的厚街鎮為試點,整合各級質檢資源,為企業、質量技術服務機構搭建線上、線下服務平臺。東莞質檢中心質量基礎設施建設負責人周斌介紹,試點平臺已有1126家制造業企業、29家質量技術服務機構、135名質量專家進駐,共為企業提供咨詢、培訓、質量診斷、計量檢測等服務5000余次。

    令人興奮的是,據厚街鎮鎮委委員陳彥介紹,厚街鎮家具產品質量合格率已從2020年的77.78%躍升至2021年的94.94%,為質量基礎設施試點推廣至全市打了個樣。

    勝人者有力,自勝者強。東莞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數、專利合作條約(PCT)國際專利申請數、有效發明專利數均居廣東省地級市第一;培育出一批知名本土品牌,如vivo及OPPO手機、馬可波羅瓷磚、永益食品等。

    (三)扶老攜新,干勁大后勁足。

    產業轉型升級不進則退,傳統優勢產業也不能丟,不能“猴子掰棒子,掰一個丟一個”,要善用科技創新將其激活,讓先進制造成為東莞的底色,東莞市委書記肖亞非說。

    虎彩印藝股份有限公司在這方面已嘗到甜頭,它被認定為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,掛牌新三板。“我們用工業互聯網改造傳統印刷行業,不僅做到了‘一本起印’‘按需印刷’,還實現了千萬級訂單增長,真的是雙贏。”公司副總裁喻鍇說,“從我們的實踐看,‘數字印刷+互聯網’這個路子可行,以后還要堅定地走下去,實現生產制造、營銷、管理數字化。”

    “東莞將在3年內統籌安排財政資金不少于100億元,推動產業數字化和數字產業化,促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,加快培育產業新支柱。”東莞市委常委、副市長劉光濱說,計劃到2025年底,全市數字經濟核心產業規模突破1.3萬億元,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達23%。

    近年來興起的“潮玩”熱浪,讓東莞企業看到了轉型機遇。在壹號廣場,高達12米的城市地標“勞拉”惹人注目。很多人告訴記者,大家喜歡這個玩偶姑娘,是因為她代表了東莞年輕人不服輸、不放棄的那股勁兒。如今,壹號廣場已匯聚多家潮流玩具旗艦店,兔子玩偶的手感親膚如薄紗,回首撈月的小猴毛發根根鮮明,孩子們喜歡的動畫形象活靈活現……雕塑、抱枕、掛件、手辦,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創造力,鮮有做不出的潮玩。

    “玩具制造必須轉向自主創新。”東莞市文博工藝品有限公司負責人劉慶輝說,原來做代工,躺著賺錢確實舒服,但還能躺多久?雖然近兩年的轉型很艱辛,自己“脫了幾層皮”,但是很值得。公司有幸參加北京冬奧會吉祥物“冰墩墩”的設計開發打樣項目的一個環節。此外,公司還開發了多款原創IP以及多類IP衍生品,2021年實現工業總產值2.09億元,同比增長55.2%。

    傳統優勢產業被激活,新動能何處尋?在松山湖,記者感受到一個個科創夢想沖上云霄。

    走向深藍,打造科創夢之隊

    當鳥鳴伴著科學城蘇醒,美麗的湖畔便掠過科研人員騎行的身影;晨光灑上街道,數萬名華為員工踏上通勤路,在咖啡香里開啟元氣滿滿的一天;晚霞中,科學家漫步在波光流翠的湖畔;入夜后,松山湖材料實驗室燈火通明……

    “科技共山水一色,產業與新城齊飛。”今天的松山湖已是一片藍海,成為東莞深度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、輻射帶動全市科技創新的戰略平臺。

    (一)讓荔枝林飄滿“科學”的味道。

    不困在于早慮,不窮在于早豫。在2001年,少有人知道,東莞有個被荔枝林環繞的松木山水庫。彼時,東莞已是出口額居全國第三的國際制造業基地,市領導卻在繁花似錦中居安思危,決定以水庫為中心成立松山湖科技產業園,期待“成本洼地”東莞能插上生態、科技雙翼,變身“價值高地”,再造一個新東莞!

    虎門鎮黨委書記蔣亞軍是最早一批投身松山湖建設的逐夢者之一。“當年我從建筑設計院來到荒無人煙的松山湖,天天與樹為伴。我本是不愿加班的人,可一想到腳下這片熱土的愿景就興奮,就想著去加班去奉獻。”憶起篳路藍縷的激情歲月,蔣亞軍心潮澎湃。

    彈指20多年,一個又一個“追夢人”“造夢者”來到松山湖,種下繽紛夢想——

    “在松山湖畔偶遇世界級科學家將不會是意外。”陳和生院士當年的預言成真。2017年,他領軍的我國首臺、世界第四臺脈沖式散裂中子源項目進入試運行。這臺“超級顯微鏡”如磁石般吸引著不同膚色的科學家,近3年散裂中子源引進科學家495名,50多名院士常年活躍在松山湖。

    “誰掌握了材料,誰就掌握了未來。”這是北京大學原校長、松山湖材料實驗室理事長王恩哥院士常說的一句話??茖W家、企業家們紛紛奔“未來”而來,實驗室成了前沿科技成果“大市場”,一次“買櫝還珠”的交易,竟引出了2020年中國十大重大技術進展成果。“這本是北京大學帶來的石墨烯項目,企業沒看上石墨烯,但看中了生長石墨烯的單晶銅箔。‘珍珠’沒賣出去,團隊轉而埋頭做‘盒子’,攻克了可在諸多產業領域大顯身手的銅箔技術。”實驗室副主任黃學杰笑道,無心插柳柳成蔭。

    “這里將走出更多明星科技企業,大疆和汪韜只是一段歷史的開始。”松山湖國際機器人產業基地創始人李澤湘教授說。“學院派”創業者接踵而至,云鯨智能研發的“網紅”掃拖一體機器人,解放了眾多白領的雙手;李群自動化開發的“智能工匠”機器人,讓中小企業以低成本輕松升級“智造”……基地已孵化60多家硬科技公司,獨角獸或準獨角獸企業達到驚人的15%。

    造夢者應時而前瞻的判斷,逐夢者激情的堅守,讓一朵朵夢想之花綻放松山湖畔,更使一片片荔枝林層層蝶變,實現了從國家高新區到珠三角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,再到粵港澳大灣區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先行啟動區的“三級跳”。

    (二)科技之光,照亮“世界工廠”。

    散裂中子源匍匐于荔枝林間多年,當地許多人并不清楚,這個龐然大物到底是干什么用的。前不久,國際先進的癌癥治療裝置將落地當地醫院的消息傳出,人們才了解,散裂中子源能用洞察微觀世界的“火眼金睛”轉化出精準“殺死”癌細胞的利器,為腫瘤治療帶來技術性革新。

    今天,散裂中子源已完成原創性課題600余項,它所提供的研究平臺,惠及華為、比亞迪、東陽光等諸多企業。以其為中心,阿秒激光、南方光源等大科學裝置群加速聚集,將源源不斷為周邊產業“供血”,在東莞龐大的制造業體系內點亮“創新之源”。

    “讓人們用喝一杯咖啡的時間為電動汽車充足電。”在材料實驗室,中科院團隊以此為目標研發的新一代電池材料,可讓今天的電動汽車續航里程增加40%、成本降低30%,滿滿的“賣點”吸引了不少企業前往溝通合作。而這僅是實驗室創新樣板工廠內25個團隊項目之一。

    “允許用打醬油的錢去買醋。”正如實驗室學術委員會主任趙忠賢院士所形容,符合國際創新規律的運營管理機制,賦予科研人員從立項到成果處置的充分自主權,為前沿成果走向企業打通了橋梁,吸引了來自清華、北大、中科院的頂尖團隊聚集于此。

    走大園區、大創新之路,做強發展引擎,這是許多城市的渴望。本無科研雄厚根基的東莞何以能走通這條路?在東莞市委副書記、松山湖黨工委書記劉煒看來,善于向“最強大腦”借智借力,積極暢通創新生態體系“內循環”,都是松山湖成功的重要因素。

    (三)投資未來,更有未來。

    這些年,東莞從不吝惜在“創新之源”上的投入:散裂中子源不產生直接經濟效益,東莞各項配套折算起來已投入13個億;十多年前啟動布局的新型研發機構,有些見成效了,有些不盡如人意……這筆投入產出賬,究竟如何算?

    萬物得其本者生,百事得其道者成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辦事情一定要掌握這么一個原則,一定要算大賬、算長遠賬、算整體賬、算綜合賬。

    與東莞相關部門座談,記者發現,當地領導心中自有一本“大賬”:從0到1的東西不能單純計算投入產出。一棵參天大樹,源自一顆種子。撒一把種子,可能只出一顆芽,但孕育著無限生機和希望,沒準就會出現下一個華為、大疆。

    創新就要敢于承擔風險。習近平總書記的話,激勵著東莞黨員干部的創新激情。肖亞非表示:“未來我們要建南方光源、阿秒激光、香港城市大學(東莞)、大灣區大學,光這幾樣投下去就要兩三百億元,其實我每天算賬頭皮都發麻。但是咬著牙也得上,這些錢花得值。”

    未來,東莞將再拓一片藍海,逐夢濱海灣新區。84平方公里“未來之地”上,新興產業龍頭競相搶灘。vivo智慧終端總部加速施工、OPPO全球算力中心即將投入運營,“藍綠兄弟”將共同在這藍綠交織的畫卷上繪就宏圖。

    熱土揮灑汗水,奮斗托舉夢想。造夢者、逐夢者們“埋頭種因”,靜待花開。

    內外兼修,是人才進莞來

    2021年東莞本地人口120萬、戶籍人口279萬、常住人口1054萬、實際管理人口高峰時可達1400萬。東莞特殊的人口結構卻增加了人才的引進、培育、使用難度。流動性強、替換率高。

    如何讓這千萬人口與東莞相互成就、共生共榮?一句話,要把東莞努力打造成一個舒適便利的宜居城市、安全靈敏的韌性城市、運行高效的智慧城市、美麗可人的綠色城市、富有活力的創新城市、魅力十足的人文城市。

    實現以上目標靠什么?政策暖心、貼心,美好環境和服務讓人專心干事、舒心生活、用心工作、安心創業、放心投資、齊心協同。

    (一)用人才,動真格的。

    為了吸引、留住人才,東莞真正做到了不拘一格。“在不同城市、單位間調動,原單位不同意是常事。說起來讓人驚嘆,當年我想來東莞工作但調動受阻、檔案被卡,東莞竟能為我重新建檔、認定身份。”憶往昔,馬可波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黃建平不禁感慨。

    是人才,進莞來。這句口號不僅是東莞盼才、愛才的生動寫照,更是東莞吹響“人才強市”的戰略號角。

    松山湖科學城已納入大灣區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先行啟動區,大灣區大學已在東莞籌建、香港城市大學(東莞)已落戶。博士人才流入已達4990余人,全市人才總量達258.4萬人,高層次人才18.3萬人,省創新科研團隊連續十年居全廣東省地級市第一。

    除了科技人才,東莞還著力打造“技能人才之都”,希望培養一批能工巧匠、大國工匠。從2019年開始,東莞每年在產業人才隊伍中評選一次“莞邑工匠”,市財政對其申報的項目給予20萬元資助金、10萬元獎勵金,獲獎者被納入東莞市高技能人才庫,優先納入高層次人才范圍。記者在凱格精機股份有限公司的大屏幕上看到,“莞邑工匠”被公司員工視為榜樣。工匠們生產的設備可以精密到什么程度?一根頭發絲的五分之一。

    (二)無事不擾,樂送“及時雨”。

    有事即來,無事不擾,政府懂企業,會服務,這是東莞企業對政府的普遍印象。

    “優質企業不是天生的,要培育、呵護,關鍵時刻為其解決困難。”東莞市政府副秘書長張玉成說。今年以來,疫情多點散發,不少企業的生產經營活動受到較大影響。東莞先后出臺了“雙統籌實施意見”“企業紓困6條”“進一步紓困27條”等系列政策,涵蓋減稅降費、減租減負、穩鏈保供、民生兜底等方面。經測算,此次減免緩返等各類資金共計約540億元。

    如今在一些創業者眼中,東莞的發展潛力已超越一些熱點城市。“發展工業互聯網,我認為最好的地方有兩個,長三角、珠三角,經過審慎反復對比,我最終選擇了東莞,它的創業氛圍、營商環境最適合我。”年僅40歲的余旸博士已是海外一著名大學的終身教授,但他放棄了國外的優厚待遇,回到東莞,正帶領他的東莞先知大數據有限公司參與重大研究計劃,同時,致力于攻克鐵軌“把脈”技術難題,在不移動、破壞鐵軌的前提下檢測其可能存在的安全隱患。

    “東莞將繼續創新政策,比如人才怎么評職稱,讓用人企業自己說了算。”東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機關黨委副書記周雪萍表示,下一步,將向散裂中子源、松山湖材料實驗室、新型研發機構等下放特色人才評價權、職稱評審權,同時支持企事業單位設立博士、博士后工作站,提升用人單位的自主培育能力。

    (三)既富又美,近者悅遠者來。

    2月末的東莞春意漸濃,記者在茅洲河、華陽湖、三江六岸濱水岸線采訪時發現,岸綠景美、魚翔鷺飛,河岸碧道環繞,居民好不愜意。但這些地方卻曾污染企業散亂、污水橫流、河涌淤堵。

    整治茅洲河,市委書記任總指揮現場辦公;治理華陽湖,相關部門克服重重困難,共關停158家污染企業,遷墳2.8萬座,清拆畜禽養殖場223個共16.5萬平方米。“2020年國考斷面水環境改善幅度排名全國第三、廣東省第一。”東莞市水務局總工程師譚淦標介紹,東莞市近5年投入超過700億元,新建污水管網1.3萬公里,整治內河涌641條,建成區22條黑臭水體穩定消除黑臭。

    生態更美了,產業更優了,實力更強了,群眾的獲得感更足了。麻涌鎮黨委書記譚敘棉欣慰地說,近年來,大批優質項目相繼落戶麻涌鎮,如京東亞洲規模最大的一體化智能物流中心、珠三角汽車博覽中心等;華陽湖景區也成了珠三角重要的休閑度假勝地,每年接待游客超600萬人次。

    發展的最終落腳點,是以人為中心。“城市發展,第一階段抓經濟,第二階段拼管理,第三階段拼文化。”東莞市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武一婷說,把人留住,還要通過文化潤澤,增強人們對東莞的美譽度、歸屬感、認同感。

    以制造業聞名的東莞,實際上是一座文化富礦。作為一個地級市,東莞已擁有53座博物館,它們或講述著虎門銷煙背后的“吾輩當自強”,或訴說著嶺南文化、莞邑文化的綿延流長,或展示著舉重、籃球等東莞傳統優勢體育項目的拼搏激昂……“圍繞博物館這個載體,我們開展各種形式的教育,讓更多外來人口了解、認同、扎根東莞。”武一婷說,2021年全市登記備案的博物館累計策劃開展活動137項792場次,全年觀眾超過450萬人次。

    登上長安鎮圖書館的5層,記者仿佛誤入“世外桃源”。這里有書法藝術間、茶藝研習廳、心理療愈室,各領域的科技工作者還會定期來此義務科普。“現在預約要搶的。”長安鎮宣傳教育文體旅游辦公室主任蔡少霞笑稱,市民閑暇時來看看書、充充電,通過創新供給方式讓公共文化服務更優質。

    立足“雙萬”新起點,東莞將深入推進品質文化之都建設,實現制造、科技、人文的美美與共。

    與趨勢為友,擁抱大灣區競合新天地

    資源的流動從來向優。毗鄰港深廣三個一線城市,有近水樓臺之利,但如影隨形的是虹吸。“做得好是左右逢源、兩頭吃水,做不好是大樹底下不長草。”肖亞非說。

    在莞深臨界處的茅洲河工業文明展示館,一張1978年的老照片吸引了記者:長安鎮的青年正在水庫起勁地練游泳。為啥練游泳?游往香港尋找機會。當時長安鎮流傳一首打油詩:青年跑光,田地丟荒,老人心慌,干部難當。

    東莞干部難忘當年的辛酸往事,時時鞭策和警示自己。作為全國唯一緊挨三個一線城市的地級市,東莞如何在強大的虹吸力下謀發展?

    (一)巧借東風,大樹底下好乘涼。

    東莞因市場選擇而興,因善抓趨勢而起。“珠三角”時代,廣州、東莞、深圳、香港四城串成的黃金經濟走廊上,東莞憑借敏銳的洞察力崛起為“世界工廠”。隨著陸域視野的“珠三角”變為海域視野的“大灣區”,珠三角九市加上香港、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攜手打造國際一流灣區,城市競合格局已發生深刻變化,善與趨勢為友的東莞人,也在“大樹底下”醞釀著新的城市夢想。

    從港深引入的科創新風,催生了新的產業。2014年,東莞啟動“機器換人”計劃,并支持香港科技大學教授、大疆聯合創始人李澤湘在松山湖創辦了機器人基地。灣區時代,李澤湘將帶著“松山湖”標簽的成熟孵化模式輸出香港、深圳,撬動整個大灣區的高校、供應鏈、風投等資源,在該基地平臺上批量化復制機器人創業明星。

    莞深之間的“雙城故事”,演繹出了新的內涵。多年來,東莞在產業鏈、營商環境等方面緊跟深圳,成為深圳產業外溢首選地,“深圳研發+東莞制造”高度協同,雙城間早已是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:華為、OPPO、vivo都橫跨兩城,“雙城族”交通潮汐蔚為壯觀,工作日深圳車牌僅在長安鎮行駛的就有9萬多輛次。

    (二)抓住機遇,“小牌”打成“大牌”。

    城市競合,恰如牌局。高校比不過廣州、科創比不過深圳,招引大項目的能級更與“老大哥”不可同日而語,沒有“王炸”的東莞,如何才能將一手“小牌”串成“大牌”?

    一是站上更高平臺。華為數萬員工為何愿意遷來東莞?東莞為何能與深圳共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先行啟動區?只因有了松山湖園區這步“先手棋”。東莞正大魄力、高起點推動松山湖科學城、濱海灣新區、水鄉功能區等戰略平臺厚積成勢。

    二是緊握一張“底牌”。東莞靠什么在大灣區安身立命、錯位競爭?制造是東莞的“底牌”,添上科技底色的制造將成為東莞的“王牌”,東莞市委改革辦專職副主任趙敏說。

    三是全面融入灣區。沒有機場,東莞卻想成為航空樞紐?這并不是癡人說夢。東莞與香港攜手突破重重體制機制障礙,打造了跨關境??章撨\項目——香港—東莞國際空港中心。“它相當于‘城市候機樓’,使香港國際航運中心功能‘前移’,為東莞及周邊的電子等高附加值產品構建了快捷出海通道,大大提高了高端制造業的國際競爭力。”項目負責人葉景超表示。

    東莞更加堅信:融入大灣區,才有大未來。

    (三)揚長補短,“洼地”可望成高地。

    “政策要拿走你的,不可怕;市場要帶走你的,才要命。”張玉成說,只有拿好一張“底牌”,發力高端核心供應鏈,實現最充分的融入,才能逐步填平政策、交通、環境各方面“洼地”,彰顯東莞在灣區中的價值。

    一幅壯麗的大融通圖景已鋪開:群山阻隔的松山湖科學城和深圳光明科學城間,直線距離7公里的通道正在打通;東莞與深圳等地協同培育的新一代電子信息、智能裝備等產業集群,奮力朝著世界級躍升;通往廣深的軌道交通快速加密,人才流動的“毛細血管”逐漸暢通……

    “我們將更加積極主動推動基礎設施‘硬聯通’和規則機制‘軟聯通’,深度融入深圳都市圈,無縫連接廣州都市圈,全方位增創區域競爭新優勢。”東莞市市長呂成蹊滿懷信心地說。

    向未來,豪邁走在前

    春華秋實,天道酬勤。近些年來,東莞經濟社會發展為什么保持了強勁而良好的發展勢頭?最根本的是認真貫徹新發展理念,堅定不移走高質量發展之路,全市上下充滿著熱氣騰騰干事創業的精氣神。

    ——奮楫競渡的爭先精神。“廣中龍船,唯東莞最盛”。東莞自古以來就有拼搏奮進的競技傳統,龍舟、舉重、游泳、籃球等運動在全國都叫得響。正是憑著這么一股子奮勇爭先的氣和勁,東莞敢破敢立、敢闖敢試,一次次搶抓發展的先機。

    ——開拓實干的“三牛”精神。東莞的奮斗路,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“為民服務孺子牛、創新發展拓荒牛、艱苦奮斗老黃牛的精神”的生動寫照。瞄準“未來路”,東莞不待揚鞭自奮蹄。鳒魚洲上,舊廠房、煙囪、水塔和玻璃幕墻、電商直播、創意設計奇妙融合,過去與未來在這里對話。作為東莞農村工業化拓荒期的先驅,鳒魚洲的工業遺存已華麗轉身為“東莞文化新地標”。

    ——穩扎穩打的“釘釘子”精神。44年前,縫紉機旁,一只手袋打開通往國際制造名城的開放之門;21年前,松山湖畔,一步“先手棋”為世界級科創高地設下伏筆。一路行來,風雨兼程,但無論順境還是逆境,東莞始終咬定制造業不放松,一張藍圖繪到底,推動產業發展力和城市競爭力實現從量變到質變的躍遷。

    ——海納百川的包容精神。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“孔雀東南飛,百萬民工下東莞”到2007年用“新莞人”稱呼外來群體,從2010年在廣東率先推出積分入戶到全力打造“技能人才之都”升級版,東莞用包容讓無數人夢想成真、人生出彩,這座城市也因此更加活力勃發,生機盎然。

    站上萬億新起點,邁入新征程,東莞必須繼續發揚拼搏奮斗、開拓創新的精神,但怎樣用好機會、抓住機遇、健全機制、善用機緣,還有一系列“必答題”——

    面對國內外深刻復雜變化,如何在統籌“兩個大局”中爭得主動、取得優勢、贏得未來?

    隨著外部環境和我國發展所具有的要素稟賦的變化,市場和資源兩頭在外的國際大循環動能明顯減弱,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面臨重塑。新發展格局下,如何給經濟增長更多驅動力?如何更好激活內需潛力?

    那就是要讓科技創新成為新一個萬億增長的主動力,做強先進制造。同時,東莞還將充分發揮內需拉動作用,增創外資外貿新優勢,打造連接國內國際雙循環的現代化樞紐城市。

    隨著土地等資源要素制約日益突出,如何有效拓展新空間,打破發展“天花板”?

    經過40多年的快速發展,東莞的土地開發強度已逼近五成,僅次于深圳,空間資源緊缺特別是連片空間不足成為制約發展的最大因素。新動能發展需要空間,民生改善需要空間、城市品質提升也需要空間。

    “我們加強產業規劃與國土空間規劃的銜接,實現了土地使用定性、定量和定位的結合。這可能是東莞與其他城市的一個不同之處。”東莞市自然資源局局長呂鵬說,東莞正大力推進實施連片土地統籌、產業空間更新、低效用地處置三大行動,推動城市發展由外延擴展式向內涵提升式轉變。

    邁進特大城市,基層治理如何更加精進?

    東莞人口結構特殊,外來人口與本地人口數量倒掛嚴重,人口流動性極大。公共服務保障和社會治理的壓力較大。這就必須進一步完善市級強化統籌、鎮村充滿活力、市鎮協同發力的體制機制,并推動城市管理實現從“規模供給”到“品質供給”的轉變,以共建共治共享拓展社會發展新局面。

    面對各地“搶人才”,如何變人口優勢為人才優勢?

    東莞已擁有各類人才258.4萬,但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、能工巧匠、大國工匠還是緊缺。公辦學位、養老床位、醫療床位、就業崗位、停車位“民生五個位”還有短板,都影響著人才“進莞來”以后,能不能“一見生情,日久深情”。

    機遇寓于挑戰之中,垂青于有準備者。這些問題,考驗著城市管理者的眼力與腦力、定力與耐力,關系著東莞的生存力、競爭力、發展力、持續力。新征程上,自然不會是一路坦途,定會遇到各種溝坎和風雨。已走過千山萬水,何懼跋山涉水,鼓足精氣神,實干加苦干,豪情又豪氣,任何艱難險阻都能邁過。

    珠江奔涌,擁灣向海,萬里可期。

    正可謂:東風浩蕩,莞香神怡,豪情激揚,邁進佳境!

    (調研組成員:季正聚、龐彩霞、熊麗、鄭楊、郭子源、趙田格格,統稿:季正聚、龐彩霞)

    [ 責任編輯: 張惠娟 ]
    下載韶關發布APP
    更多精彩

    韶關發布客戶端   簡介:提供韶關頭條熱點、時政新聞、社會民生報道、便民查詢等服務。

    韶關新聞網公眾號   簡介:關注我,了解韶關第一資訊。

    韶關日報公眾號   簡介:宣傳韶關、公益服務,韶關日報微報紙。

    韶關新聞網版權所有

    Copyright ? 2010-2021 SGXW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成年午夜免费无码区,特黄特黄的欧美大片连接,男人的j把女人的j桶爽了免费视频
  • <td id="ceg2g"></td>